叶子飘呀飘

【长光】盒子里的小豆子 1(圆梦巨人paro)

“袍子拉起来!”沉着脸的艾比盖院长握着他那根龙骨木的教棍命令道。

光一知道今天这一顿体罚是逃不了了。他把袍子下摆拎起到露出小腿的位置,心里不断念叨着皮肉伤而已,只要腿不断我就能继续跳。

“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吗?”凡是教育者审问不会变的开场词。

光一点点头,“我不该未经允许离开修道院。”

细长的教棍啪啪啪三下落到小腿肚上,落下三道鲜红细长的红印,并且迅速肿起来鼓出皮肤表面。

“继续。”

“我不该没完成贝拉修女布置的任务就提前离开。”

又是三下鞭打落在小腿上。龙骨木教棍没有教导修女们常用的教棍硬,打在身上会弯起些许弧度,但正是这点弹性让它反弹到皮肉上打得更痛。

“继续。”

“我不该鼓动布伦达向他父母告状。”一定是布伦达告诉了艾比盖院长。这个小人!

啪啪啪三下鞭打。光一疼得忍不住轻轻跺了几下脚,拽着修士袍的手指指尖泛白。

“继续。”

“……”

“还有什么?”

“我、我不该、”

“说!”一下鞭打,叠在之前的红肿伤痕上。光一疼得瑟缩一下。

“我不该、不该学习舞蹈。”再疼也没流过的眼泪此刻盈盈的包含在光一的眼眶中。修道院的异类、坏种子,这类说法从他开始学着剧院的那些演员们跳舞起就没断过。不务正业,果然是不知来历的野蛮东方人,这些话从他小时候起就没断过,现在被议论得更加强烈。

“还有呢?”

光一倒是疑惑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我不该在半夜的时候下床到处走动。”

这是最近因为伦敦城里的失踪事件而新颁布的条规。失踪的人都是半夜消失,很是让人恐慌,一些贵族甚至借口度假暂时搬离了都城,上面的议员们大概为此伤透脑筋。鲁汶修道院也顺应风潮向学生颁布了三禁令。

“把三禁令背一遍。”

“入睡时间后不能下床走动,不能靠近窗户,不能拉开窗帘。”

 


光一抱着腿坐在床上,看着正对着他床的阳台发呆。他很容易失眠,今天被艾比盖院长叫过去体罚,回来又被同学讥讽了一顿,心里各种情绪交织,自然是又睡不着了。

上舞台怎么就是轻浮?凭什么就不能学舞蹈呢,我偏要……

阳台方向传来叮哩哐当的好几声响,光一反射性的要下床看个究竟,才刚一动,想起今天挨打时背的三禁令。这想法非但没让他倒头躺回床上,反倒是激起了他心里的那部分叛逆。他干脆趿着拖鞋,走到阳台口,一把拉开窗帘。

今天是个好天气,夜空里星星密密地排布着,闪动的星光仿佛是按照着某种未知的规律,和谐而内含韵律。光一被这美诱惑得入了迷,走上了阳台。阳台是内嵌在整体建筑里的,低矮的圆柱台顶着石条板作为栏杆。光一的手按在石条板上,静静的抬头听着群星的窃窃私语。

哐铛又是一声响传来,光一下意识的往街道口转角的地方望去,那里躺着一个被踢倒的垃圾桶。

“哪个醉鬼违抗宵禁现在还在街上?”

光一正皱着眉如此想着,却看到一只巨大的手从街道转角的建筑边伸出来,把垃圾桶轻轻摆正。光一低叫了一声,随后就反应过来马上捂住自己的嘴。

一张脸伸出来,比矮脚柜还大的眼睛和他对视,随后是脖子、上身……他没有看错,也不是幻觉。一个巨大的、巨大的………

巨人!!

光一马上转身往回跑,想往走廊上逃,然而还是慢了一步,巨大的手从阳台伸进来,抓住了他握在手里,他用尽力气拳打脚踢也半丝毫用处,那手捏得越来越紧,他恐慌着下一秒他会不会就被捏到骨折甚至捏死。

可能这个巨人也怕捏死他,大概是死人肉不够新鲜不好吃?巨人又抓了一张毯子,把他放在上面,像拎小包裹一样拎起四个角,带走了他。

 

 

经过好久好久的剧烈晃荡,终于停了下来被放到了平地上,光一已经被摇得迷迷糊糊到问他名字他也只能回答我不知道的程度,更别说站起来了。趴在毯子上好一会儿,光一才终于回过神来。

他抬起头观察四周。

这是一个他从未想象过、也不能想象到的世界。

一切都太大,比他想象中的大还要大太多。这大概是个山洞里,但是这山洞也大得洞顶像是天空一样,身边是一堵比他还高点的弧形木墙,但是往再远一点地方看就知道这堵木墙其实是只碗。周围的一切除了稍微简陋些和木质、石质器物居多外其实没有和平常见到的房间布置差太多,唯一不同的就是大,超乎理解范围的大。

咚咚咚!刀跺在案板上的声音传来,光一心被震得同时也是被吓得快要跳出来了。

不想死!

这个仅有的信念支撑着他,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就开始不要命的跑。然而才跑了一会儿,一只巨手就落在他前方拦住了他的去路。

“完蛋了。”光一心里涌起一阵绝望,用手护住头。

巨人捏着他后背的衣服,把他拎起来,在眼平齐的高度观察了好一阵,好像是明白了光一的想法,平举着左手把他放在手心里托着,右手还放在边上护着防止他掉下来。

“哈哈哈哈哈!”巨人的声音如打雷一般低沉响亮,听起来又带着豪爽,“你以为我要吃掉你?”

光一反应过来,马上接了一句,生怕巨人反悔似的,“你是说你不吃我?”

“哈哈哈当然。”巨人又笑起来。

光一稍微放松一点,观察着巨人。巨人看起来挺年轻,面容方正,还挺帅气。这倒是跟童话和民俗传说中的面相丑恶的食人巨人不一样。

巨人接着说,“这里有食肉巨人、吞胃巨人、饮血巨人,但是我不是,我不吃人豆子。再说……”巨人的表情纠结了下,“他们也不总是吃人。”

“既然你不吃我,你能把我放回去吗?”巨人把光一放在桌上,又开始剁起了菜,这菜看起来像是苦瓜和长南瓜的结合体,凹凸不平的外皮,黏黏糊糊带籽的内芯,主体则是灰绿的像发霉一样的颜色,总之,看起来就很没有食欲。

“不行。”巨人抓起菜块放进锅里,拿着长柄勺搅了搅,解释道,“你回去,肯定就会和别人说。和别人说了,他们就会来抓我,把我放进马新团里”

“马戏团。”光一下意识纠正他。

“好吧。把我抓进马戏团。我有时候念不对发音,怎么练都没办法。马戏团。”

“我不会和别人说!”光一把语气放得很诚恳,试图让巨人相信自己。

“不行。我不能信,人豆子都很会撒谎。”巨人又转身回来收拾碗和勺,“妈妈总这么跟我讲。”

“我说了别人也不会信!他们总说我疯疯癫癫、喜欢妄想……总干些不切实际的事情,比如跳舞之类的。”光一边说边环视周围企图找出一个逃跑路线。

“你会跳舞?”巨人被这个话题引起了兴趣,即兴跳动几下比了两个动作,边跳边问,“像这样?”

地面被这沉重重量的动作搞得震动起来,光一连忙扶住边上的盘子边沿才没跌倒。

“不是的。是像这样。”光一跳起来被掳来这个巨人国前刚刚学的一段舞,他就是为了去学这段舞才跑出修道院的,那天皇家剧团去了特拉法尔加剧院向公众作公开演出,这是难得的机会,他根本来不及向艾比盖院长请假,院长也不会准许。

跳了一段之后,光一停下来,有些骄傲也有些羞赧,“这支舞还没完,但我就练习到这里。”

“真好看!”巨人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敷衍,“你真厉害。”

“多谢夸奖,”尽管嘴上礼貌的回应着,但是光一变得亮晶晶的眼睛显示出他很受用这夸奖。这可是他装作侍应生混进剧院里,躲在边上连看好几场,硬生生用眼睛直接记下动作然后自己练习会的,没有人教没有重看机会,这可不简单。

“所以,以后就跳给我看吧。”巨人从桌边拿出一个盒子,往里面放着超级大的羽毛,一片大概就有光一整个人大。

“我会逃走的。你看着吧,我很擅长这个。”光一边说边往后挪。

巨人铺好厚厚一层羽毛后,又拿出一块布,看起来像是棉的,比光一在修道院的床单都柔软。他把布覆盖在羽毛上,压好边角,“我也很会抓人豆子。你叫什么名字?你看起来不像是那里的人。”

“堂本光一。我不是那里的人,我的父母大概是旅行者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叫这个名字,但我从有记忆起我就住在修道院里。”巨人的确很会抓人豆子,轻而易举就断住光一企图逃跑的路线,把他连同他的毯子一起捧起来放进铺好软和垫层的盒子,盒壁比他人还高出一大截,这下跑不了了。

“Koiji?”巨人跟着复述。

“Koichi。”

“Koniji?”

“Koichi。”

“Koiji?”

……

几番来回后光一败下阵来,“你叫我Kochan吧,小名。”

“好吧,Kochan。”巨人向他招手道晚安准备离开。

光一喊住了他,“等一下!你叫什么?”既然要一起住的话——暂时,光一强调——那也总不能一直你你你的。

“¥@?%#+@”巨人咕噜咕噜了几个光一听不懂的词。

“叫你长濑。你懂我说的,我不懂你说的,那就按我的规矩来。”光一迅速躺好盖上毯子,表示不接受反驳。

巨人看着开始耍赖的光一,无奈的接受了这个名字,拿走了火把,向他自己的房间走去。


To be continued


圆梦巨人改编自我小时候很喜欢的一个童话,拍得很有童心,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豆瓣评分好像不高_(:з」∠)_

PS:小童话就是要送给小朋友嘛(≧∇≦)ノ

【长光】法拉利与自行车

1

时间具有方向。 

倘若时间可以回溯,便在回溯之时宇宙即在回溯点开始分裂为多个平行宇宙,以保持该宇宙的合理,不致因此干扰出现悖论。 


2

“但是平行宇宙太疯狂。用一个简单理论解决时光机器悖论的同时,付出的代价是要承认无数个宇宙并且每个宇宙都是真实。”

F1车手堂本光一捧着他的小真爱科普读物如是说。 


3

 “眼见为实。” 

实验物理学家长濑智也打开嵌着狂野铆钉的钢板舱门,一边从堂本光一提来他实验室的一袋子草莓里抓出一个拿在手上。 

“没事走两步。”


4

撞见一对小情侣打啵很尴尬。 

撞见小情侣打啵手里还提着一袋草莓更尴尬。 

不知道自己是该从袋子里拿出草莓边吃边观赏毕竟看着十五岁的自己和小男友打啵实在是人生奇遇还是该提着这袋草莓默默走开毕竟看着十五岁的自己和小男友打啵实在尴尬中的尴尬,以至于堂本光一纠结得过久被这对小情侣发现,简直就是尴尬之王。 

“嗨?你们要不要吃草莓?”

 

5

 大小光一还有小长濑并排坐在冷饮店凳子上,前面摆着三杯冒气泡的透明玫红色饮料。

 当然除了带草莓的堂本光一自己的以外,另外两杯都是真正的“饮料”。 

小孩子不可以喝酒精。

 并不是多遵守规则。 

他只是扛不动小长濑。

 毕竟就算他长大了还是比他矮。 


6

 要不怎么说不愧是自己呢,之后当大长濑也出现的时候,小光一在心里颇为绝望的这样想着。 

“太药丸了,长大之后长濑更高了,而我还是那么矮。” 

正在和大长濑说话的大光一感觉背后正被一道幽怨目光瞄准锁定。 


7

 小光一忧伤的目测了一下大情侣的身高差,优秀车手善于接受现状并且做出当下最优判断的特质此刻就有所展现。 

 他转身抱着小长濑,扑上去把下巴搁在他肩上蹭啊蹭。 

“kochan你突然这样干嘛啊?” 

“趁我们还差不多高的时候多蹭两下。” 


8

 啊呀呀,长濑小时候真是可爱到不行。 

大光一誓要把从小到大被长濑一直逗耍的仇报回来,毫无内心挣扎的用着和长濑多年斗争的经验调戏着小长濑。 

小长濑虽然未来会有着辉煌的胜利战绩,但是此刻还尚未融入调戏光一的人民战争海洋的他被逗得左支右绌,又实在是被大光一的话题吸引根本停不下来。 

“见色忘友!” 

小光一在另一边独自气成胖丁。


9

 虽然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说,色也是他,友也是他。 

 小光一才不管,长濑就是见色忘友。 

 就是。

 小光一说得对。 反正长得可爱就是正义。 


10

 长大之后的kochan是法拉利的车手。

kochan真厉害!

 听到这个的小长濑不停问东问西:法拉利车队是不是想象的那样?进站换轮胎是不是刚停下就要启动?开法拉利是什么感觉?赛车里只能坐进一个人吗?你是不接近半躺着开?日常也开法拉利吗?

 边上的小光一一边听着一边喝掉自己的饮料后又开始喝大光一的鸡尾酒。

 让你说,让你没东西喝,哼。

 胖丁更圆了。


11

 长濑问个没完。

 法拉利法拉利法拉利!

 会开法拉利有什么了不起!!

 胖丁终于鼓起嘴拧开他的话筒露出马克笔。

 胖丁小光一气鼓鼓地说:“长濑你就是喜欢他的法拉利对不对!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自行车不能给你幸福!那你就去坐法拉利!我以后不搭你了!”

 

12

 “这可不行!小的那个我只能在你的自行车上笑,我才能在他的法拉利上哭。”

 大长濑从后方揽住大光一的背,探出个头插进他们的对话。


13

 奇遇再来第二回就是平常事了。

 所以小情侣两个平静地接受了又一个人的出现。

 没有尖叫。

 毕竟大长濑出现得再突然再诡异,也没有他俩正亲亲着呢就提着一袋草莓出现还热情分给他们吃的大光一诡异。

 那时候也没尖叫。

 毕竟草莓还真挺好吃。


14

“kochan长大之后真厉害啊。”小长濑这样感叹道。

 尽管大光一闻言揉揉他头发说“tomoya你以后也很厉害哦”,小长濑仍然觉得不知为何心里有点惆怅。


15

 大长濑去吧台借炼乳。

 显然他看到桌子上还剩半袋草莓。

 大光一轻巧的跳下旋转高脚凳,看到长濑也来了的他周围空气都变得轻飘飘的。

 小长濑看着厉害的F1车手跑到大长濑面前,仰着头,笑着和他说话,“诶你怎么也来了?”


16

 小长濑才突然又觉得放下心来,回头看着自己那个还气鼓鼓喝着酒的胖丁小光一。


17

 无论什么时候的kochan,都很喜欢我啊。

 小长濑超开心的想着。


18

“我也很喜欢kochan你哦!”小长濑认真的说。

   胖丁一下子涨红了脸。

 “谁说喜欢你了啊笨蛋!”




-----------end






答应给小朋友的甜瓜(≧ω≦)/

灵感来源于看到这条微博


自配图。
气鼓鼓的胖丁

【两亿】Comfort

       显然Cris此刻仍怒气冲冲,他半裸着上身坐在更衣室的条凳上,手里攥着刚脱下来的球衣。在客场更衣室里并没有胜利后该有的喜悦气氛,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场胜利并不算是好看或者轻松,而且Cris还拿了本不该有的红牌。在下场对阵皇家社会前发生这事儿意味着什么,赛季初那场的重演?——得了吧,皇马现在可丢不起分。但是去指责Ronaldo?这没什么意义,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能指望指责完他之后他就幡然悔悟继而公开道歉然后足协就把他从红牌禁赛的名单上划掉同时大家都忘掉这事。更何况,你也看到了,确定要去招惹还在气头上的Cris?
       大家都相继收拾好走出去,Bale拉上背包拉链,红色双肩包由于他刻意放慢整理的速度因而此刻还是半瘪的。Bale一掌拍在包上,手下压排掉包里的空气,像是给自己鼓劲。他走到cris面前,年长的男人这时候已经稍稍平静下来,但是,显然,他抿成一条水平直线的嘴形仍然清楚地表述着“不管是谁,都别烦我”。
    “Cris,我们得谈谈。”
    “谈谈…天呐Gaz,我以为我的表情已经够好的表达我的意见了?”Ronaldo站起来,皱着眉直视着威尔士人。
    “我们现在正在说话,不管怎样,这就是"谈谈"的开端了,我以为。”
    “随你怎么想。”Ronaldo起身向7号柜子走去,身后是被他的回答噎住的威尔士人。
    “我想谈谈是因为那张红牌…”
       Ronaldo停住脚步,转过身打断Bale的话:“能谈什么?说说这张红牌有多蠢,在裁判眼皮地下犯事?还是说说Ronaldo的坏脾气,心情不好就恶意犯规?我回去到处都可以听到别人"谈谈"它,不需要你也来这么说我。”
   “我也很遗憾你被罚下场。”威尔士人看着Ronaldo的眼睛,企图表达自己的真诚。
      Cris向后倾身靠在柜子上,尖刻地指出,“我以为你该高兴的。毕竟这样你才能去踢那个拯救全场的点球。”
      Bale深吸了一口气,“Cris,”现在轮到威尔士人生气了,他的语气清楚的表明他被伤害到了。
      Ronaldo俨然也有些懊悔自己刚才过于刻薄的言辞,“我道歉。你知道我并不总是这样讨人厌。”
   “我知道,当然。”Bale的表情柔和下来。
     Ronaldo接着解释,可能也是在倾述,“你知道的,我心情不好。之前的90分钟我踢得糟透了,那叫个什么,我都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我还被罚下去,差点就毁了球队的联赛积分。”
    “听着,Cris,这就是为什么我想来和你谈谈。”Bale的表情完全回复到之前的略带着关切的真诚。“从球队连胜结束的那场我就注意到了,球队不能胜利你就心情不好。还有上一场杯赛你的道歉也是,你认为是因为你表现不好。”
    “我想你应该也同意,前锋就是应该进球,应该给球队带来胜利。”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Cris我们是一个团队…”
       Ronaldo抱起手臂,胸口的起伏显示出他被冒犯到了,“所以你是来指责我踢得不够团队?”
     “什么?当然不!当然不!”Bale靠近葡萄牙人,将手搭在他的前臂上,“你怎么做的大家当然都看得到。天呀我真希望我的西语能好点,回去应该让Micheal再给我每周加几节课。”
       威尔士人的举动顺到了Ronaldo的毛。
    “我是说,我们是一个团队,胜利是因为大家,失败也是。这一场你状态不好,其他人也是。这不都是你的错。”
    “你知道的,我还在热刺的时候就喜欢你,相信有你在就能带领球队赢球,我决定也要跟你一样,总是拯救球队。我总是期望自己在球队落后的时候连续进球,有时候我做到了,有时候没有。当我没做到的时候我也对自己生气,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葡萄牙人表情放松下来,威尔士人之前和他聊过以前的事,他明白Bale说的都是真的。因此他点头,示意他可以继续说下去。
    “我明白你的感觉,也知道在这之后你会做得多么好,我清楚你有多职业。这就是当初我为什么喜欢你的原因之一,你总是像火焰一样。我不是来指责你,也不是来开导你,come on,你比我年长又有经验,轮不到我来干这个。”
    “我只是不想看你不开心,这不是必要的。这叫什么来着,男朋友的权利,你知道的。”
       威尔士人略微有点羞涩,但他还是看着年长者的眼睛接着说下去。
    “前几场大家嘘我的时候,你出来说球迷应该对我好一点。这对我真的很重要。你跟我说,你总是在我这里的。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Cris,我总是在你这里的。”
    “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放心信任我,在你偶尔状态低落的时候有我在也能让球队走向胜利,就像我还在热刺的时候就开始如此相信你的一样。”Bale张开手,向Ronaldo示意,“Come on,Cris。”
    “当然,我当然。”Ronaldo上前抱住Bale,把头搁在他的肩上,在威尔士人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他今天比赛后的第一个笑容,“我得说,这真是我听过的最甜蜜的安慰。”
    “随你怎么想好啦。”Bale咧开嘴,拉开两人的距离,亲在了被噎得不知该回答什么的葡萄牙人的脸上。